rc_alcohol

碎碎念小号

现在已经很佛系了,我就是有点心疼以前买过某人的谷子,不过也不算多经济损失不重,就算了叭,情感是有限的,不想耗在无关人身上,哪怕是负面情感

我突然又很能理解本命受主义了,谁不想让自家宝贝受宠呢,你cp拉我推温暖你家小公主能有几个真正在乎我推的,当然这是sb原作者的错,纯粹拿我推给他喜欢的角色当垫脚石,活该某俩cp还是继续在我屏蔽tag表里呆着吧,要不是屏蔽条目满了那俩人名字也会加进去

(被内番台词搞得我总觉得莺的厨艺很糟糕,马都嫌弃)

某天,大包平生病了,莺丸自告奋勇地说要帮他煮些好吃的,然后去厨房的路上碰到了鹤丸,鹤听说大包平病了还很奇怪莺怎么没留在房间里照顾他,莺丸说大包平一天没吃什么东西,他要帮他弄点吃的,鹤想到曾被莺丸的饭团“毒害”的经历,有点同情大包平,生病本来就不舒服还得吃黑暗料理,他想用委婉的方式阻止莺丸,就说,要不我让光坊去弄吧,莺说这哪好意思。这时烛台切正好过来了,鹤抢在莺开口之前告诉他大包平病了而且想吃东西,烛台切热情地说我去准备吧我最喜欢料理了,然后鹤接着跟莺丸说你还是回去照顾他吧要不房间里没人多不好,莺丸终于回去了。

鹤丸觉得自己做了件好事。

一些小说碎碎念

《小夜曲∶音乐与黄昏五故事集》(石黑一雄)
这个作者和青山七惠的小说都给我那种感觉,看的时候特别白开水,但是也非常安心,看完以后其中的味道(?)和氛围会一直在,像很容易被记住的旋律。白开水的确无法给人以快感,但是谁都需要白开水。用他另一部小说的名字来概括风格很合适∶远山淡影。

《饺子》(李碧华)
大量r18g,我对第一个故事尤其印象深刻,一对夫妻丈夫出轨经常不回家,最后夫妻俩大闹一场彻底消失不见,大家都以为他去找异地的情人去了,只剩下母女俩相依为命,多年后女儿出嫁,母亲让她带一些家里自制的卤去夫家(她家是开卤味店的),然后告诉她女孩的父亲其实就在那些卤里……我滴妈诶无敌刺激了!最后那个吃胎pan饺子养颜的也很emmmmm

《青蛇》(李碧华)
青蛇和秦俑小时候其实都看过电影,之前看某bot提到绝望中的爱情,无法he又欲罢不能,其实李碧华的故事都是这种调调啊!
顺便我看电影的时候没太注意(还是电影改编了?)原来法海中意许仙啊!厉害了,素贞小青许仙法海简直封闭大四角!看下来还是姐妹俩羁绊最深。

《伊达政宗》(山冈庄八)
不好意思我的关注点全在政宗用OO水中驱蛇还有和秀吉一起如厕……诸如此类上面。

最近在推上先后fo了咪贞太太、咪俱太太、咪小龙太太、主龙般和咪般的太太……感觉我宛如咪all(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最喜欢俱利咪……

受p站某图启发想看小龙和大般若一起在海边骑单车(??
大概是浪子小龙,骑着单车四处旅行居无定所,没钱了就停下来打工,赚到钱再继续上路,某日小龙在海边一个小站遇到了因遭遇工作瓶颈而辞职的社畜大般若,大般若得知比自己只小了一岁的小龙过的是如此随性的生活感到非常诧异,也有淡淡的羡慕,也有跟他谈起自己的事情。小龙不怎么理解大般若事业方面的烦恼,就提议反正现在也没事干就和我一起骑车吧。
然后大般若也搞了辆车俩人一起沿着海岸线骑车,心境开阔起来,但很少锻炼的社畜大般若有点跟不上小龙的步调,不禁感叹“你体力真好啊!”小龙说“还行吧,你也没到30岁怎么这么弱的”,然后放慢了速度又把大般若随身行李放了一些在自己包里。
晚上他们住很便宜的旅馆,然后啪啪啪(靠),一起同行的路好像无穷无尽……

这种paro感觉更适合小龙攻,社畜大般若白天蹬车都快累趴了,晚上再让他草人貌似有点不近人情(??

我考虑考虑这个怎么搞

(存,以前很喜欢的一首诗,翻墙终于找到)

他倒了
一杯咖啡
他在那杯咖啡里
加了牛奶
他在牛奶咖啡里
加了糖
他用勺子
搅拌
他喝了这杯牛奶咖啡
然后放下杯子
没有对我说一句话
他点燃了
一根香烟
吞吐的烟雾
画出烟圈
他将烟灰
弹在烟灰缸里
没有对我说一句话
没有看我一眼
他站起来
戴上帽子
穿上雨衣
因为下着雨
然后他走了
在雨中
没有一句话
没有看我一眼
我将低下的头
埋在手中
然后哭了

三日真tm雷死我了,觉得曾经真情实感过的自己宛如sb,大部分同人作者都比他强多了。

基阿尼咋不聘请他哦,那狗血造雷能力和姐里妹气的文风难道不是你京最喜欢的吗?

偶然想到的场景,我也不知道后面要怎么搞(大莺)

小城的车站。口袋里除了几个钢蹦和一张车票外再无其他,莺丸抬起头看了看车站的挂钟,距火车进站大概还有半个多钟头,他将车票拿在手中反复摩挲,情况还不算最糟,至少能回到东京。
天气炎热,他的喉咙很干,视线瞥到车站角落的自动贩卖机,隔着裤子口袋摸到突起的硬币,却还是没有站起来。到了东京他要坐地铁回家,不能把仅剩的钱花掉,于是暗自舔了舔嘴唇,只盼望列车快点进站。
“什么,你说今天到东京的车票卖完了?!”
售票口那边突然传来大声的喧哗,莺丸下意识地望过去,是个红头发的男人,正冲着工作人员大喊大叫, “我今天必须赶回东京,您能不能帮我想想办法?”
显然他没有达成愿望,垂头丧气地离开了窗口。这是个不大的站,每天到东京的车都不多,莺丸要搭的这班就是今天的最后一班,不过既然有需要为什么不提前购票呢?他不解地摇摇头。不一会儿又发现那人还在车站转悠。
“请问,能不能把您的票卖给我?我愿意出双倍的价格……三倍也可以!”男人看来是真的很急,开始将希望转移到等车的人们身上,得到的却是一个又一个否定答案。这里看上去也没什么穷人,谁会为了几倍的车票价差特意推迟一天行程呢?基本上把周围的人都问了个遍也没有得到想要的结果,男人的额上布满汗珠,他一边抬手乱抹,一边仍四处张望。莺丸突然觉得弄丢随身背包的自己还不是这里最倒霉的。
再有五分钟车就到站了,莺丸最后看了眼车站的挂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存在感太低,那人始终没向他搭话,于是他主动走到对方身边,“你需要车票吗?”
“啊?……是!”看到主动递过来的车票,男人甚至不敢去接,他碰了太多壁,看来是不敢轻易相信有人愿意让票。近距离观察,莺丸注意到这是个很帅气的人,只是由于焦虑而略显狼狈。他没再说话,直接把票塞在对方手中,转身准备离开。
“诶,等等,”红发青年马上反应过来,一把拉住莺丸,“你是要出票给我?我……我这就把钱给你!”他说着翻出一个黑色的皮夹,里面放着好几张卡,却只有两个十元硬币。“那个我……我没有现金,”他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与刚硬的五官不太相称,“我回去以后转账给你可以吗?能不能告诉我你的卡号?”
“我没有。”事实是莺丸的随身物品已经全部遗失,其中也包括银行卡,补办要等回到东京以后。“一张票而已,算了吧,反正,我没那么急。”
“这怎么行?”莺丸的态度并没有令青年大喜过望,“这是我的电话,”他在便签纸上写下一串号码递给莺丸,“你的呢?”
“我……”看他坚持的样子,估计不告诉他他连车票都不打算要了,莺丸便写了自己的号码,不过他的手机也丢掉了,如果对方回去马上联系自己恐怕也是联系不上的。
“真的非常谢谢你!”高高大大的青年最后向他鞠了一躬才进了检票口。

啊,本来是不想麻烦别人,但这回真的没办法了。他用最后剩的几个硬币在电话亭拨通了一位友人的电话。
“莺丸?!你是今天回东京吧?”
“还没有,我的手机和钱包都丢了。”
“啊?!”就算再喜欢惊吓,电话那边的鹤丸也不会觉得这是件有趣的事,“那车票呢?你不是早就买好回来的票了吗?”
“车票没丢。”
“那就好,你什么时候到,我去车站接你吧?”
“嗯其实……我回不去了……”
“为什么?”
“我把车票送人了。”

望着只有一串数字的纸片,他甚至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名字。

——————
我在搞什么有病脑洞……古备前新语音炸裂幸福,总想搞点什么又搞不出来……想看太太们开车啊!

我既喜欢能用优美简单的语言表达某个情境的文字,也喜欢特别会讲故事的文手,前者需要善于捕捉细微感觉的能力,后者更需要天马行空的想象和缜密逻辑的平衡,反正我都是不具备的。看麦基的《故事》更觉得叙述好一个故事太不容易了,虽然他更多是针对影视,不过同样适用于情节性强的小说,而且我觉得小说电影本来就不分家,喜欢的故事会让我不自觉地在脑中去构建影像。

笑裂,这真的很像我对长船甚至咪相关的态度